四川信息港 - 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老树情怀”与公共安全 先后顺序要厘清

长有自生树的嘉州古城墙
2016年,油榨街与滨江路交汇处的古城门因自生树生长出现险情,墙体开裂 文管科供图
文物保护、安全排危、乡愁情怀……嘉州古城墙上的树木被清理一事,不仅引发了乐山市民、网友的关注讨论,也让大家重新将视线聚集到历经了数百年的嘉州古城墙上。在海棠社区举行的“城墙上的树该何去何从”网络对话中,网友“心外无物10”发言提到:“没有这个新闻,我还不晓得乐山有古城墙呢,‘涨姿势(长知识)’了。”

嘉州古城墙修建于什么年代?如今保存下来的规模如何?城墙有着怎样的价值?相信不少市民网友对此还是一知半解。我们不妨来了解一下嘉州古城墙。
 
【历史】
 
沿河砌筑的城墙
 
曾将古嘉州围作 “红石城 ”
 
如果站在乐山大佛景区凌云山向乐山城区眺望,你会看到乐山城如凤凰般展翅翱翔,红砂石砌成的、沿江河而筑的嘉州古城墙就像它的双翼。从城墙侧面生长出的树将部分城墙遮盖严实,正如古城墙的历史,似乎也被尘封在了人们的记忆里。
 
“现存的嘉州古城墙以明清时期建设为主,2002年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乐山市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文物管理科(以下简称文管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受山脉走向与河流流向的影响,古时乐山的城池布局打破了传统方形城池布局模式,靠山临水,形成不规则楔形。南宋时开始以本地特产的红砂石筑墙,到明代全用红砂石砌筑,把当时的嘉州城变成了真正的“红石城”。
 
在由原乐山市文化局主编的《乐山文物揽胜》一书中,记者找到了与嘉州古城墙有关的记载。
 
明正德八年(公元1513年),知州胡准筑临岷江的东城墙和临大渡河的南城墙,用红砂石和柏木融铁作墙基,建成城墙长约2000米。清嘉靖三至四年(公元1524至1525年),知州李辅修筑西、北两段城墙,依山取势,建成城垣2600米,至此嘉州古城完全建成,并形成“城堤合一”“刊山为城”的特色。清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为防战乱,于明城墙东北增修了半圈外城墙,内外两重城墙,使古城平面成为不规则的三角形。
 
当时的嘉州古城墙是什么样?明《嘉州州志》是这样记载的:“石城周一千七百丈,门十,曰:三江、觐阳、定波、北上、瞻峨、来薰、望洋、育贤、崇明、丽正。门各有楼,楼名各如其门。”而根据记载,当时城墙10座城门中有7座是临江的“水门”,门外即是码头。
 
历经数百年风雨,如今乐山城区尚保留嘉州古城墙的内城墙约3000米,城墙高度因地制宜,最低5米,最高25米,垣顶宽3.5米;外城墙现存约500米,高5米,墙垣宽3米,保存下来的4座门为人和门、平江门、承宣桥门、兴发街门,曾经均是临水而建的水门。
 
【价值】
 
嘉州古城墙独特难见
 
面临着风化开裂的危险
 
嘉州古城墙有着怎样的价值?如今又面临怎样的现状?作为长期研究古建的专家,成都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古建筑仿古园林景观所顾问总工程师王新民,向记者谈到了他的看法。
 
“中国的古城墙分为几种,有巨石码砌而成的万里长城,有土壤夯打而成的西昌城墙,也有烧制城砖砌成的南京城墙。而嘉州古城墙的砌法很独特,条石为横向码砌,这种呈现方式在中国城墙建设中很奇特。”王新民告诉记者,其中嘉州古城墙最有价值的为丽正门,又称铁牛门,明朝时曾布置有两座铁牛,“这一城门最出彩的地方在于有四出门洞,建筑上我们称为‘一脚踩四门’,这在中国的建筑中也是很难见到的。”
 
然而,这一独特的古城墙,却也面临着风化开裂的危险。
 
“嘉州古城墙的红砂岩容易风化,常年接触空气阳光会一层层脱落,而城墙上的树木发育很快、根系发达,这对城墙的破坏是相当大的。”王新民介绍说,古代堆砌城墙时,缝隙用糯米浆、生石灰、生桐油等填充,此外还要做灭菌处理,目的就是为了抑制植物的生长,“树木对文物和城墙造成的破坏性作用非常大,中国很多城墙都禁止在周边种树,要城墙还是要树木,二者难以兼顾。”
 
长期研究古建筑,王新民对嘉州古城墙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中国的古城墙很多都已经损坏殆尽,不能再失去了。尤其是乐山,江河边上有这么特殊的城墙,再不保护,以后就没了。”王新民告诉记者,人的生命安危、古城墙的保护、城墙上的树木,这三者的先后顺序一定要厘清。“目前看来,古城墙已经受到了自生树生长的影响,如果不及时行动,以后再谈古城墙的保护就来不及了。”
 
【行动】
 
自生树危及安全
 
相关部门曾多次排危修缮
 
1986年,嘉州古城墙被列入乐山市文物保护单位;
 
2002年,嘉州古城墙被列入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4年,铁牛门、育贤门城楼重建;
 
2005年,平江门人和门等4座门楼及200多米长的外城墙修复重建;
 
……
 
回顾过去,乐山曾经对嘉州古城墙进行多次修复保护,那么,如今自生树的存在,真的危及市民与嘉州古城墙的安危了吗?
 
“城墙上长树出现险情,这样的情况以前就发生过。”文管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几年来,文管科曾经实地勘察油榨街与滨江路交汇处的古城门,发现该处城墙因为任由自生树生长而出现险情。2016年,古城门上就长有一棵黄桷树,对城墙安全影响巨大,导致城门南面墙体局部风化严重、开裂两处。“此外墙体上生长两棵树木也危及墙体安全,由于树根膨胀,墙上砌的青砖墙被它拉裂,露出了长长的缝,极易垮塌,特别是城墙又位于公路边,危及行人安全。”该负责人告诉记者,2016年,文管科联手市住建部门,共同对其进行了排危和修缮。
 
而记者了解到,这样由部门联手对嘉州古城墙进行的排危与修缮,过去还有很多次。
 
1995年开展滨河路建设;2001年维修铁牛门;2003年修复外城皇华台段城墙;2008年对受地震影响存在安全隐患的城墙进行排危处理;2015年市中区上河街街道办事处对拱辰门雨水渗漏问题进行处理;2015年至2016年对位于乐山城区肖公嘴附近的会江门进行排危和全面修缮……
 
“现在成都正在对仅存的城墙进行保护修缮,对城墙上的植物也在进行根除。”王新民告诉记者,如今乐山市民因为城墙砍树引发争议,在他看来是好事情,“乐山是有名的古城,引起争议不但能让大家更关注古城墙,也能让大家一起来参与保护。

相关阅读:

连日来,嘉州古城墙上的树木被清理一事,引发了乐山市民网友的强烈关注和讨论。“古城墙上的树到底是什么树”、“保护城墙是否必须砍树”、“市民的情感要如何寄托”……针对大家提出的多个焦点话题,日前,乐山新闻网海棠社区会客厅邀请到相关专家、媒体代表、职能部门嘉宾等,围绕乐山“城墙上的树该何去何从”,与网友进行了一场坦诚的在线对话与沟通交流。
 
【现场致歉】
 
工作方法过于简单
 
园林部门向市民、网友致歉
 
13日上午10点,网络对话正式开始。
 
三江都市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邀请到的嘉宾有成都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古建筑仿古园林景观所顾问总工程师王新民,乐山师范学院植物学教授罗利群,乐山市文广新局、市文物保护局局长先斌,乐山市风景园林局局长余江,以及乐山市住建局、乐山市防汛办等部门负责人,此外还有乐山资深媒体人邓碧清、华西都市报记者丁伟等各界代表。
 
网络对话预告发出后,网友们便围绕文物保护、安全排危、乡愁情怀等多个方面提问,在主题帖里盖起了“高楼”。针对此次的舆论风波,有网友在对话中就问到:“排危,这个出发点本来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会引发网友如此大的民意反弹?”
 
对此,华西都市报记者丁伟说道:“群众利益无小事,这次排危清理行动,之所以引起了那么多的议论和争议,在于事先没有广泛征求意见。”而现场,余江也代表部门致歉:“这次我们对沿河古城墙实施排危处理,初衷是出于对公众安全和古城墙的保护,由于工作方法过于简单,事前没有充分论证,没有征求乐山市民的意见,在这里向广大市民、网友致歉。”
(责任编辑:孟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