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 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 “五十两”银锭出水

备受关注的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进展如何?是否已经有沉银被发现?1月15日,记者从眉山市彭山区证实,已有部分文物出水。
 
日前,记者了解到,考古队在施工的过程中,已发现少量银锭、银簪、戒指等文物,在已经清理后的沉银表面能够清晰看到“五十两”字样。目前,考古队已经初步锁定了100平方米的区域,沉银埋藏深约三米,春节后将大面积发掘。
 
施工过程已发现文物
 
含银锭、戒指等
 
在央视报道中,考古队人员称,前期围堰工作全部结束,同时进行了航空测绘,初步确定了探方发掘位置。
 
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队领队刘志岩称,考古队把这个遗址分成了8360多个探方,位置已固定。同时,考古队在施工的过程中,已经发现少量银锭、银簪、戒指等文物。
 
之前的发掘区域是根据文献记载、前期考古调查、警方提供信息等多重依据来确定的。刘志岩表示,“从文物发现区域来看,遗址的范围和我们之前理解的遗址范围还不太一样,在后续的工作中要搞清楚遗址范围。”
 
之后,考古队利用各种科技探测手段对地下文物进行探测,包括金属探测、磁法、电法,以确定文物在哪个区域更为集中。
 
沉银埋藏深约三米
 
春节后大面积发掘
 
目前,考古队已经初步锁定了100平方米的区域开始布方,沉银大致埋藏深度在三米左右。
 
对于已经发现的少量沉银,考古队文物保护组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清理和保护。
 
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队文保组王冲说,文物上面有附着物,因为环境改变了,清理可以避免它进一步被腐蚀。
 
同时,文物专家利用超景深视频显微镜,在已经清理后的沉银表面能够清晰看到“五十两”字样。
 
此外,记者了解到,对江口沉银遗址的大面积发掘将在春节后展开。
 
银锭证明:
 
“张献忠在眉山收过税”
 
对于出土文物的品种和数量,虽然相关人员暂时无法过多透露,实际自2005年起,彭山江口就陆续有银锭发现。
 
在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就展示过彭山区文管所的一枚刻有“大西眉州征完元年分半征粮银五十两一定,银匠右闵季”字样的银锭。
 
“从字样内容来看,说的是在眉山征收的粮税,有五十两。打造这个银锭的工匠叫右闵季。”吴天文说,彼时一两大概是37克,五十两相当于现在3斤多。
 
由于长年沉浸江水中,银锭外部已氧化,呈黑色,部分有残损。“银子纯度,大概在95%以上,除眉州,还刻有湘潭、京山、赣州等字样,与张献忠行军路线吻合。”

延伸阅读

张献忠(1606年9月18日-1647年1月2日),字秉吾,号敬轩,明末农民军领袖之一,与李自成齐名。1640年率部进兵四川。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即帝位,号大顺。1646年,清军南下,张献忠引兵拒战,在西充凤凰山中箭而死。主要割据于四川,曾建立大西政权。

童谣背后的百年谜团

“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首刻于成都锦江边石碑上的童谣曾广为传唱。

距离成都市50公里以外的彭山区江口镇,也流传着这样的民谣:“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这里的民谣,“石牛”和“石鼓”换成了“石龙”和“石虎”。在江口镇的东山顶上,有石龙和石虎的雕刻件与歌谣相呼应。

在彭山区文化馆副研究员倪兴国看来,这些民谣中隐藏着一个历史之谜。相传,张献忠退出成都时,携带千船将士和数量惊人的金银从府河沿岷江顺流而下,大败于江口,遂将金银沉于彭山县境内的岷江河中,并在沉银地作好暗记。

20世纪90年代,当地农民在岷江河中捕鱼时,曾网出了一些银锭;2005年,彭山岷江大桥下方建设引水工程,施工队也曾挖出刻有文字的沉银7锭;2010年,有人再次在河中发现银锭,并引发万人下河淘宝。

“张献忠将千船金银沉于江口的传说并不可信。”倪兴国分析,较为可信的说法是,张献忠携千船南下,船上大部分是士兵,只有少部分才是用于开销的金银。在遇到杨展火攻后,将携带的24船金银沉于江口。倪兴国认为,从江口河道里打捞出水的沉银,最多可以证明此地是张献忠沉银的地点之一,而绝非全部。清政府曾组织官兵在此地进行打捞,一共打捞出金银3万余两,后因水急作罢。民国政府也曾组织人员在此地进行打捞,所捞金银很少。

打捞出水的金封册是国家一级文物

围绕张献忠藏宝和沉银之谜,坊间传说不一,有埋锦江河底说,有随船沉入岷江说,也有埋青城山说等等。其中,彭山江口岷江河段张献忠“千船沉银”说,最受关注。

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介绍:“通过近几年的搜集,目前彭山区文管所藏有张献忠沉银20锭,金封册残页和金银赏功币两枚。这些银锭由50两、40两、10两银锭和部分碎银、银耳环、戒指等金银饰品组成,累计有十几公斤。其中,金封册全部由黄金制成,重量达700多克,为国家一级文物。金封册长约20厘米、宽约10厘米,上书‘大西大顺二年’等29字,该页金封册应是封面,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颁布政令法规。在当时,它比圣旨的规格还要高一些。”

本次公布的沉银,大部分都刻有数量、银匠是谁、粮银等文字标识。吴天文介绍,2005年4月20日,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江心施工时,在距地表2.5米左右的地方挖出一圆木,从中散落7件银锭,银锭上刻有“大西眉州征完元年分半征粮银五十两一锭,银匠右闵季”字样。大西是张献忠的国号,这锭银子是在眉山征收的粮税,有50两,相当于现在的3斤多,“在银锭上刻银匠的名字,是为了在银锭短斤少两后,可追查到人”。

吴天文说:“这些银子纯度在95%以上,除眉州,还刻有湘潭、京山、赣州等字样。据文献记载,张献忠的行军路线也是经江西、湖北、湖南等地之后入川,银锭正好与之吻合。”从耳环和耳钉等银饰品的式样来看,这些极有可能是打家劫舍而来,因此可以推断,这些碎银和银饰品是张献忠入川打劫的证据。

发掘对于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江口镇紧靠岷江东岸,是四川最古老的码头之一,迄今已有2000余年历史,历朝历代都将其视为兵家必争之地。

“在2007年开展的第三次文物普查中,针对在江口镇双江村河道内时常出现文物的情况,我们向眉山市政府申报将此地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获得批准。批准后的‘江口沉银遗址’保护范围被列为建设控制地带。”吴天文介绍,“江口沉银遗址”是一处保存较为完整的古代战场遗址,对研究明代社会、经济、文化等有重要意义。

2015年12月25日,考古专家们通过与历史文献相比较,基本可以确定“江口沉银”的记载可信,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即为历史记载的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明史学会常务副会长毛佩琦认为,“沉银”面目的揭开,有助于了解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征饷方式与地方官府的关系,乃至从一个侧面反映明末的社会生活和经济制度等,具有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孟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