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息港 - 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孕妇黄晓翠,你在哪里?


黄晓翠

监控视频显示:13日下午,茶店子客运站,黄晓翠(右侧穿长裙者)走向大巴车

13日事发当日时间轴:

14时04分

黄晓翠在售票窗口购买了当天14时15分的发往安岳的车票。

14时05分

黄晓翠走向安检机。

14时07分

排队通过安检后,黄晓翠经过检票口,随后登上去往安岳的大巴车。

14时17分

大巴车发车。发车前的时间内,黄晓翠并未下车。

14时22分

黄晓翠给母亲发去微信

15时07分

黄晓翠再次给母亲发去微信

15时18分

车上有监控视频,此时可能在三环路或成渝高速上。

15时40分

售票员称在简阳石桥驶出成渝高速。

具体时间不详

客车在乐至童家路边厕所停车。

17时40分至18时之间

客车停靠安岳汽车总站旁,下客10多人。

具体时间不详

客车抵达安岳姚市,乘客全部下车。

资阳安岳27岁孕妇黄晓翠从成都乘坐大巴车回老家安岳途中失去联系,涉事大巴监控视频却有缺失,黄晓翠去向成谜(成都商报7月17日报道)。昨日,一名“野的”司机主动联系上黄晓翠家人,称三四天前曾将一名疑似黄晓翠的女子从安岳送至成都。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黄晓翠家人此前均称,在失踪前,她并无异常。但直到昨日下午,她的父亲和小姨才得知:今年4月,她和丈夫曾闹过离婚。但丈夫冯晨称,闹过离婚后,妻子并没有什么异常。截至记者发稿时,警方仍在寻找黄晓翠的下落。

“野的”司机接受警方询问

三四天前一名女乘客和失联孕妇信息很像

昨日下午2时许,一名“野的”司机主动联系上黄晓翠的小姨罗晓艳。司机自称姓邓,他说,三四天前,他曾在安岳县汽车总站附近,将一名疑似黄晓翠的女子送往成都火车北站。“司机说他们聊过天,她要到火车北站去坐火车到北京。”罗晓艳说,司机聊天中获得的疑似女子信息和黄晓翠老家和外婆家所在乡镇、曾从事美容行业等信息一致。“司机说她母亲是被抱养的,这和我老婆的情况对得上。”黄晓翠父亲杨付军说,司机还说该女子拖着一个行李箱,但“女儿从成都出门时只有一个挎包和一个袋子”。司机称其穿着银色或灰色衣服,但冯晨说,妻子从成都到安岳时,身着蓝色长裙,口袋里带了一条白色裙子。

昨日17时许,“野的”司机邓师傅赶到安岳县公安局北坝派出所,接受了警方询问。21时20分许,邓师傅从派出所出来后表示,不愿接受采访便匆匆离开。21时50分许,记者再次联系上邓师傅,他证实三四天前确实有一名安岳汽车总站到成都北站的乘客和黄晓翠很像,“但她丈夫和父亲看了超市的监控视频,说不是”。

对此,杨付军和冯晨介绍,监控视频是一个超市的,邓师傅称疑似女子出超市后上了他的车,“但视频很模糊,从衣服和头发样式看起不像,但又有些像”。杨付军说,衣服和头发看起不像,走路的姿势也不像,但从身材看又有点像。

失联是否和家庭有关?

4月和丈夫闹离婚 但家人称失联前无异常

昨日下午,黄晓翠的家人介绍,黄晓翠职高毕业后,曾到江苏昆山等地打工。2009年,她前往北京。2010年,与在父亲家具厂上班的冯晨结婚。今年3月初,她和丈夫回到成都,在父亲厂里上班。目前,夫妻俩育有两个小孩。

冯晨表示:“这次回安岳,我送她到地铁站,她都没有任何异常”。

通过冯晨的手机,成都商报记者浏览了黄晓翠的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除13日下午发表车票配图称回安岳吃米卷外,7月6日,她曾在QQ说说中称“不想理任何人”。昨日17时许,在安岳县公安局北坝派出所,冯晨与派出所民警在聊天时说,今年4月,他曾与妻子闹过离婚。“当时,是她晚上9点过从安岳回到成都,她给我说是坐的客车,但她没说实话,结果是坐的姐姐朋友的车。”冯晨说,因为此事,他和妻子吵了起来,妻子提出离婚,并写了离婚协议。“我签了字,但之后也没有离婚。最近几个月也挺好的,没有什么异常”。

在场的杨付军和罗晓艳说,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黄晓翠和丈夫闹离婚的事。两人都表示,黄晓翠失去联系前并无异常。

冯晨还告诉民警,曾有微信好友直呼黄晓翠为“老婆”。“我当时问了她,她说是游戏里面的,很久没联系了,之后就删了”。此事发生在7月初,但他们并未因此事吵架。“我们也希望她只是离家出走,至少人还在。”黄晓翠的家人说,他们担心她在外遇到坏人,希望尽快找到她。

客车司机和售票员:

无特别印象 车载监控视频已被警方拆走

17日14时,茶店子客运站开往安岳姚市的大巴车开车之前,记者见到该车司机黄师傅。事发当天,黄晓翠乘坐的正是这辆车,司机也是黄师傅。对于黄晓翠,黄师傅说,他并没有特别的印象,“警方已将车上监控设备拆走”。当天车在乐至停过,是为方便乘客上厕所。“停了几分钟,停车后清点够了人数才继续发车。如果没有清点人数,当时肯定是不会发车的”。

“茶店子到安岳的乘客,都是买到鸳大,因为车站打不出来‘安岳’的票。”黄师傅说。茶店子客运站工作人员也表示,茶店子车站去往安岳的车系开往安岳区间。

茶店子客运站监控室工作人员介绍,16日11时许,杨付军曾来到车站查看视频。工作人员证实,黄晓翠是使用身份证购的车票。17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也看到了相关视频。视频中,黄晓翠身穿长裙,背一个单肩包,手中提着一个塞满的购物袋,上车后并未下车,随大巴车出了站。

昨日18时许,记者再次联系上涉事大巴车当天的售票员何女士。何女士表示,车载监控视频已被警方调走,大巴车在乐至童家停靠供乘客上厕所后,她确实清点了人数,并无人数减少。“在安岳汽车总站旁边下了10多个人,之后到的终点站姚市,但她是否坐了车,确实没有印象”。

在大巴车所属公司,公司值班人员也表示,公司的监控视频已被警方取走,公司已无法查看。至于监控视频缺失,值班人员表示不清楚具体原因。

北坝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警方根据黄晓翠的身份证,并未查到她最近几天的住宿记录。目前,此案已移交安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理。17日19时许,安岳县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如有进展将及时通报。

(责任编辑:孟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