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

四川信息港

登录 | 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订阅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生活 > 秋夜听雨

秋夜听雨

2017-10-10 07:56 来源:四川信息港 www.y9s.com 打印本页 关闭

 入夜,一阵风乍起,雨丝猝不及防地透窗而入。母亲说,一场秋雨一场凉,这夏,总算过去了。
 
 很多人喜欢秋日满满的丰收,也有人喜欢天高气爽的秋日风景,而我独爱秋日细雨。尤其,在一个没有蝉鸣的寂寂之夜,听雨声敲打着窗,宛如一首优美的小夜曲。
 
 雨夜适合执笔,也适合泡一杯清茶,蜷缩在沙发上,任凭思绪伴着雨声一起欢快的舞蹈。时而欢快雀跃,时而低转盘旋。
 
 秋雨,以它的清冷总是会令人徒增伤感。所以古往今来的诗人偏喜春雨,而秋雨写来,多有伤感。南宋诗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就是如此。“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在想,雨,无论在古代,还是今夜,都是同样的寒意逼人吧。在千年前的雨夜,诗人在感叹一生的风雨起伏,怅然岁月无情;而我,蜷缩在今夜暖暖的角落里,品得却是夜雨清幽。
 
 秋雨中,李商隐曾倾诉与友人散易聚难的惆怅;赵长卿则借秋雨感情殇:“一夜西风响翠条。碧纱窗外雨,长凉飙。朝来绿涨水平桥。添清景,疏韵入芭蕉。坐久篆烟销。多情人去后,信音遥。即今消瘦沈郎腰。悲秋切,虚度可人宵。”
 
 清代纳兰性德在《如梦令》中,更是相思难遣:“黄叶青苔归路,屧粉衣香何处。消息竟沉沉,今夜相思几许。秋雨,秋雨,一半因风吹去。”读来,如泣如诉,宛如秋雨淅沥,百转柔肠。
 
 我不知道多少人在秋雨中听出了万般愁绪,千般缱绻;而我,听着这雨敲打我窗,却生出一股不可言喻的感动。因这一刻,我蓦然想起了故乡。
 
 外婆生前常说,在乡下,雨天,是最惬意的时光。可以搂着我坐在屋檐下,看着雨丝斜飞,可以不用去劳作,得半晌空闲。故乡的秋雨,就以这个画面一直藏在外婆的心里,也藏进了我的心里。总会在不经意间,打湿我的思念。
 
 透过雨声,我能清晰看见祖父正在院子里,哼着小调编着竹筐,那些成品,会拿到集市上换钱贴补家用;我能看见煤油灯下,祖母映在泥巴墙上纳鞋底的身影。而父亲不在时,母亲会很忙碌。总是有雨丝喜欢调皮地穿过房顶,钻进屋里,敲打着摆在地上的大大小小的盆盆罐罐,发出好听的“叮咚声”。
 
 我喜欢那变化跳跃的音符,而父亲,却不喜欢。他总会在雨前爬上房顶,铺上油毡,把雨丝挡在外面。我只能透过厚厚的木门,透过昏暗的灯火,看那些精灵在院子里,在树上跃动。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那样的日子很美。
 
 而我长大后,才体味到生活真的不是我抄在本本上的那些漂亮的句子……可我终归要感谢那些漂亮句子,那些我就着灯光,听着雨声而抄写在本子上的句子。是那些句子,使我对世间所有一切的美好,终保持着不息的感动和渴望。
 
 雨中的故乡,不仅仅存放着我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也存放着亲人的青春容颜,和他们的沧桑岁月。此刻,故乡也在下雨吗?那座失修的老屋还漏雨吗?祖父那盏煤油灯还在吗?
 
 恍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有故乡的消息了。故乡,我所在的城市下雨了,你那里,下雨了吗?
 
 我想,总会有人在这秋雨的夜,想起故乡吧。想起故乡的人,故乡的雨吧。
 
 而故乡,在远方。

【编辑:孟小溪】

免费推广:

相关报道: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人参与)

推荐资讯

>> 更多

焦点新闻

>> 更多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