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

四川信息港

登录 | 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订阅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红四方面军在广元地区重大战役简介

红四方面军在广元地区重大战役简介

2016-07-31 00:06 来源:广元日报 www.y9s.com 打印本页 关闭

图为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苍溪县塔山湾主渡口遗址。

本报记者陈朝文摄

图为旺苍红军城一角。

本报记者常力文摄


编者按

从浴血奋斗中走来,向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奔去。在迎来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时刻,今年八一建军节具有特别的意义。广元是红四方面军长征的集结地和出发地。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转战到川陕一带,并从陕西进入四川通江两河口,开始了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征程。从1933年1月至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转战广元,广元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西部战线的主战场。到1933年12月,为策应中央红军入川,川陕苏区机关、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先后迁至旺苍坝(今旺苍县城),广元成为川陕革命根据地后期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成为西渡嘉陵江长征的集结地与战略出发地。1934年4月,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离开广元开始长征。在庆祝建军89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时候,我们编发了《红四方面军在广元地区重大战役》以示纪念。

傅尹

反“三路围攻”广元战况

红军占领川北和建立川陕革命根据地后,蒋介石委任田颂尧为“川陕边剿匪督办”。1933年2月,田颂尧以三十八个团近六万人组成左、中、右三个纵队由嘉陵江东岸的旺苍至仪陇一线对川陕根据地进行“三路围攻”。

“三路围攻”主力配置于左翼,其意在防范红军西进并压迫红军于四川内地而歼灭;同时,杨森部夏炯旅在南面配合向兰草渡进逼,刘存厚部廖雨辰旅进犯洪口,另一旅进犯江口。为迎击“三路围攻”,红四方面军根据敌我情况和川北的地势特点,决定采取“收紧阵地,诱敌深入,集中优势,消灭敌人”的战略方针。诱敌深入,将根据地领土暂时放弃,先撤出通、南、巴各县城,退守巴山一隅。5月26日,红军在通江空山坝战役取得反“三路围攻”的决定性胜利,红军主力之一七十三师(师长王树声、政委张广才、参谋长李特、政治部主任张琴秋)从南江方向经乐坝追敌进入三江坝一线。6月初,敌五个团占据三江坝制高点华盖山,凭险构筑工事,同时为掩护残部退却,从木门方向调来一个旅,红十一师三十三团团政委程世才带领战士昼夜兼程在木门青龙寨设伏,活捉敌旅长覃世科,然后部队向苍溪方向挺进。10日,红七十三师二一七团两个连以轻伤两人攻占华盖山,于12日攻占漏米寨。官亭寨至木门一线,敌李均陶旅闻知华盖山和漏米寨失守惊慌败退。红七十三师乘势西进,二一七团团长洪美田率第四连乘胜追击,夜袭三江坝,守敌刘汉雄部一个旅溃逃,残敌向普子岭、旺苍坝逃窜,俘敌官兵六千余人。红七十三师15日占领旺苍,经真武宫(今尚武)、尖场子(今白水)、麻柳桥(今元坝柳桥)直逼广元城下,解放了除广元孤城以外的嘉陵江以东地区。同日,红十一师在李先念率领下收复长池、木门,进占龙门场。

6月16日,红七十三师师部进驻旺苍坝王庙街,政治部驻嘉川庙二湾梁家场,政委张广才、政治部主任黄超驻于此地,师长王树声驻旺苍城南旦家垭,参谋长李特驻高坎子。17日,红军总部前线医院迁到旺苍坝,驻禹王宫隔壁。不久,红十一师师部医院迁入旺苍坝驻百丈关,十一师三十三团、三十二团进驻旺苍黄洋。红七十三师二一八团经罐子坝、两汇寺向旺苍北部山区郭家坝挺进,二一七团则经伏溪场向燕子峡进军,二一九团向真武宫、三溪口、薛家桥进发。6月中旬,红四方面军有关部门相继进驻旺苍坝。6月下旬,川陕省委号召消灭逃敌,巩固胜利,红七十三师继续从旺苍坝西进,29日,红十一师分兵多路追击曾宪栋溃师,第一路由旺苍坝进入苍溪黄木垭,沿回龙与从旺苍城南下的第二路会师高坡,第三路从旺苍坝进入苍溪震武庙,连克白山、石马。同期,建立长池县第五区苏维埃政府于木门场孙家祠堂,并在木门中街建立中共长池县委第五区委员会。至此,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范围北起陕西镇巴、西乡南部,南至仪陇、江口,东达万源,西抵广元和苍溪城附近,纵二百余里,横三百余里,人口两百余万,面积三万多平方公里。各地相继组织了游击队、战斗连、模范连等,红江、赤江、巴中、恩阳、南江、赤北、江口、长赤、广元(旺苍)、苍溪等县还分别建立了数百人到数千人不等的独立营和独立团。

历时4个月的反“三路围攻”胜利结束,共毙伤敌一万四千余人,俘敌一万余人,缴获长短枪八千余支,机关枪二百余挺,迫击炮五百余门。

反“六路围攻”广元战况

1933年9月,蒋介石企图借“剿共”之名插手四川,任命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10月,蒋介石令刘湘“三月内肃清赤匪”,组织四川全部军阀队伍向川陕革命根据地发动“六路围攻”。

反“六路围攻”分为两线,总指挥徐向前在东线指挥,以二十五个团布置于达县到万源一线,主要对付刘存厚部队;副总指挥王树声在西线指挥,以十二个团布置于渠县至广元一线,主要对付田颂尧、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和邓锡侯等,旺苍成了反“六路围攻”西线的主要战场。

1934年1月初,红军西线部队收紧阵地至旺苍坝至鼎山场一线,旺苍境内处于敌我交错地带,国民党反动派成立“清共委员会”,组织“清共保卫团”、“义勇大队”,旺苍陷入白色恐怖之中,不少红军家属、苏维埃干部和革命群众被杀。

1934年8月,红军在万源开始全线反攻,由通江以南的老官庙渡过巴河夜袭突破杨森与李家钰部,一举攻克杨柏河与得胜山。9月11日,西线反攻开始,中路红三十军收复巴中,徐向前立刻挥师西进,与李先念一起率部从巴中出发经凤仪场、雪山场、九龙场直趋黄猫垭(今属苍溪),深入孙震后部。敌田颂尧部曾南夫旅取道长池、木门向旺苍坝撤退,在向长池撤退途中与从南江和平场向苍溪黄猫垭撤退的傅贵梁部胡开荣旅两个团相遇,互相夺路,秩序大乱,退到黄猫垭一带,被红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和红三十军包围。12日,红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九十二师围攻南江,13日攻下南江后追敌至三江坝,在旺苍坝与三江之间歼敌周仕英、陈泽旅各一部。

红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和红三十军包围曾南夫旅后,徐向前、李先念在九龙场召开重要军事会议,三十一军军师级干部参会。会上分析了敌情,决定发起黄猫垭战役。14日至15日,在高台寺与敌反复争夺,并在高台寺附近的二郎庙、松垭子歼敌无数。经过两天激战,歼敌曾南夫两个旅和其他敌人共十多个团。击毙敌孙震部代旅长傅贵梁、团长陶斋等官兵四千余人;俘敌旅长以下官兵一万余人,缴枪六千余支,大炮四十多门,取得反“六路围攻”以来歼敌最多的一次胜利。黄猫垭战役以后,红军乘势猛追,直趋东河,进占东溪。

9月18日,红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九十二师乘胜追击,从南江经分水岭、普子岭至旺苍坝,在旺苍坝激战一天,于19日收复旺苍。22日,红九十一师、九十二师各一部经庙二湾、尖场子、元坝将邓锡侯部逼到广元城下。最后,邓锡侯部退过嘉陵江于昭化一线固守。至此,反“六路围攻”取得最后胜利。刘湘“六路围攻”被粉碎后,蒋介石急派胡宗南师和李铁军旅进驻广元,防红军西进。

黄猫垭歼灭战

黄猫垭位于苍溪城东北百余公里的蟠龙山梁上。因梁上的盘龙寨和狮子寨之间的岩壁有一对黄色的巨石,形状若猫,故称“黄猫垭”。从五官寨到黄猫垭,长约30里,蜿蜒曲折,像一条巨龙卧于深壑之中。“龙背”上的二郎庙、高台寺、松垭子,便是隆起的小山岭,两侧悬岩绝壁,长达10多里。1934年9月14日至15日,红四方面军在这里毙敌4000余人,俘虏1万余人。这是反“六路围攻”以来歼敌最多最集中的一次战斗。

1934年9月11日,红军收复巴中时,敌孙震部曾起戎、胡开荣两旅正向长赤方向溃退,企图经木门、黄猫垭西窜苍溪,再到嘉陵江西岸,以求喘息。徐向前等决定西出巴中,进行大纵深穿插迂回,直插敌后的旺苍坝和黄猫垭。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和副军长程世才决定,由八十八师熊厚发师长带二六三团为先头部队,立即出发,火速抢占黄猫垭,红二六八团、二六四团、二六七团等随后跟进。所有部队必须在第二天下午全部赶到指定地点。红二六三团接到任务后,连夜急行军,经五官寨、高台寺、松垭子,于第二天拂晓占领黄猫垭。

14日拂晓,程世才率领二六五团沿山路向黄猫垭前进,当天中午赶到五官寨。他命令二六五团就地造饭,自己随警卫连继续前进。这时,红二六八团、二六四团、二六七团和二七四团等部队也相继赶到黄猫垭对面的制高点高台寺一带。随后,徐向前总指挥和李先念政委来到五官寨,并把指挥部设在寨上的庙子里。14日午后3时许,程世才副军长等到达离五官寨不远的鸽子庙,发现一大群敌人顺着山路爬上来。这正是从木门方向退下来的敌两个旅。敌人发现黄猫垭已被红军占领,便顺着山梁向黄猫垭以东的五官寨和鸽子庙扑来,钻进红军埋伏的“口袋”里。

15日拂晓,红军参战部队已全部赶到,红八十八师与红三十军主力由二郎庙、李家大院向高台寺正面发起进攻,红三十一师、九十三师从松垭子、老君寨方向发起攻击。从二郎庙到松垭子,从吞口石到黄猫垭岩下的田坝子,战士们一齐冲向敌人,敌人被压到山谷里,前挤后拥,往后面山坡溃逃。1934年9月15日上午,黄猫垭歼灭战胜利结束。9月16日,红三十军印发捷报称:“曾南夫匪部两旅被我军围困于木门一带□□□沟内,敌□逃跑无路,欲作困兽之犹斗,于昨(15日)上午数次猛冲未逞,激战四点钟。我军给敌猛攻,将敌两旅全部消灭,毙敌旅长两只(人),团长四只(人),营连长数十块(人),轻重机关枪十余挺,长枪六千多支,得子弹、西药及其他军用品颇多。总之,敌两旅无一人一枪逃脱。”

广昭战役

1935年1月,红四方面军已发展到8万多人,加上独立师等共有10万余人,部队素质和战斗力都有很大提高。为冲破蒋介石的“川陕会剿”,实现“川陕甘计划”,决定攻击广(元)昭(化)之敌。当时广昭地区驻有胡宗南部丁德隆旅约一万二千人,布防于昭化、三堆、羊模、中子一带。

针对敌人的兵力部署,红军采取的作战方针是:以主力突击敌人的侧背,切断广元、昭化两城之间敌军的联系,相机攻城或打援。具体部署是:“以三十一军九十三师从昭化、广元间渡过嘉陵江,割断两城敌军之联系,包围昭化城,并准备打击从剑门关方向来援之敌;以四军十师和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主力由正面逼进广元城;以九十一师一部向广元东北的转斗铺出击,掩护向敌侧翼出击的部队渡江,并阻击有可能由阳平关方向来援之敌;以九军二十五师和另两个团、三十军八十八师和另一个团共9个团,从广元以北渡江,直扑广元、昭化敌军与甘南联络线上重要据点羊模坝和三磊坝,准备在消灭该地区的敌军后,一部移师西进,冲破‘川陕会剿’为打援,一部配合围攻广元的部队攻城。”红军动用的兵力共18个团,总司令部设在旺苍坝。战役开始前夕,红四军十师和三十一军一部逼近广元城,形成对广元城的包围。

战斗开始后,红四方面军兵分南北两路,向敌人发动进攻。北路的红91师和红10师正面进逼广元城,以部分兵力从中子铺沿川陕大道直趋转斗铺,将胡宗南之第一师一营完全缴械,活捉营长。南路红9军25师和红30军88师由朝天一带渡过嘉陵江向羊模坝和三堆坝进击,配合我军围攻广元。历时一天半激烈战斗,将胡旅两个营全歼,歼敌800余人,缴枪600余支。然后乘胜向车家坝进击。1月27日,击溃三堆坝守军。

1935年1月22日晚,红31军93师从广昭间的牛寨坝(今盘龙镇共和村)、龙爪湾(昭化附近)渡过嘉陵江,占领河湾场、走马岭,歼敌一部,切断广昭两地敌军联系,挺进宝轮院(今宝轮镇),与川军杨秀春师相遇。经过一天两夜激战,于25日打败敌军,攻占宝轮院。25日拂晓,红军主力一部从宝轮出发,渡过青江、白龙江,围攻昭化城未果。

1935年1月26日,包围广元城的红军开始攻城。29日,红军占领乌龙包制高点后,凭有利地势向城中射击。此时,城中大乱。丁德隆严令城中百姓将家中瓦罐装满石灰,竹竿上裹上棉花,浸上煤油,在城墙下面待命,以防红军越墙入城。30日拂晓,丁德隆命令民团守城,自己带领城内主力出城,组织敢死队反攻乌龙包,战斗异常激烈。因红军装备较差,弹药供应不上,致使乌龙包阵地失守。

正当广昭战役进行得十分激烈的时候,1935年1月22日,中央军委来电,要求红四方面军先破川敌,集中全力向西线进攻,策应中央红军北上。为此,红四方面军停止与“胡宗南部的角逐”。况且广元、昭化两城守敌的粮食和弹药准备相当充足,难以迅速破城,胡宗南凭坚固守,意在消耗红军实力;邓锡侯部5个旅也已逼近广元和昭化,威胁红军侧背安全。红军权衡利弊后撤兵,结束了广昭战役。

陕南战役

1935年1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决定用集结在旺苍的红四军5个团、红三十军4个团、红九军两个团,共11团的兵力,出击陕南。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仍设立在旺苍坝。

1935年2月3日,红军向敌人发起攻击;2月4日,红军占领宁强和阳平关重镇;2月9日,红军占领勉县;2月14日,红军攻克褒城并抵达南郑城郊;2月20日,红军主动结束战斗,共歼敌4个多团,缴枪5000多支,俘敌4000余人。

在陕南战役中,旺苍、广元的地方武装和群众大力支援前线,参军参战。红坪县苏维埃的黄坝河区游击队150余人,同陕西宁强县高寨子、曹家坝等地游击队联合起来,在红坪县游击队领导王宣华(红军干部)的统一指挥下,配合红四军第十师主力攻打宁强。同时,游击队和群众还为红军筹集粮草,运送弹药,抢运伤员,做向导,修工事,为战斗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嘉陵县苏维埃的游击队,积极配合陕南战役,与来犯的敌军进行了英勇的战斗。

1935年2月,嘉陵江西岸的川敌二十八军一个营,乘红军主力参加陕南战役之机,过江袭击嘉陵县苏维埃。驻虎跳乡傲盘观山上的红军一排全体战士英勇阻击,乡区游击队100余人紧密配合,坚守阵地,激战一天,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后在永宁铺援军协助下,将敌人彻底击溃。在傲盘观战斗的同时,川敌二十八军另一营,由营长许多诗带领,过江袭击嘉陵县易家湾乡苏维埃。红军一个排和游击队100余人,在元山子顽强地进行了一天的阻击。由于红军机智勇敢,游击队熟悉地形,不断变换阵地,敌人伤亡惨重,残敌狼狈逃回嘉陵江西岸。

陕南战役打乱了敌人的江防部署,迷惑和调动了敌人,积极、有效地策应了中央红军的行动。蒋介石第四十五师(伍成仁部)、六十六师(陈沛部)、六十一师(杨步飞部)和王耀武旅到达陕南,胡宗南部也进逼宁强。邓锡侯的5个江防团,北进接替广、昭防务。国民党军队向北移防,有利于红军在苍溪一带西渡嘉陵江。红四方面军于是撤离陕南,回师川北,加紧进行西渡嘉陵江的准备工作。

强渡嘉陵江战役

1935年3月28日夜,渡江战役开始。红军指挥部设在现苍溪县城塔子山后的谭家大院,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等都在这里直接指挥。部署在塔子山、武当山的20门迫击炮,也测好射击目标的距离,集结在塔子山后的突击部队随时等待出击。晚上9时许,前线指挥部向渡江部队发出“急袭渡江”的命令,红军立即按作战计划出击。

在塔山湾主渡口,红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三团两个营和总部教导营迅速登上小船,乘风破浪,驶向对岸。这段河防的守敌是何德隅部的陈泽仁营,大批守军此时正聚集在哨棚内赌博,待红军突击队摸掉三道岗哨,逼近陈营,向东岸红军指挥部发出信号时,敌人才发觉红军渡江,慌忙向红军射击。陈泽仁听到枪声仓皇奔出营部,刚到门口就被红军战士击毙。这时,沿江防线以密集火力封锁大江,塔子山红军炮兵立即向敌人的江防据点轰击,配合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突击队强渡。

霎时,战船齐发,洪波涌起。在一艘渡船上,划船的老船工不幸中弹牺牲,女突击队员石磨玉立即抓起双桨使劲地划起来。可是又一枚炮弹飞来,船前炸起腾天巨浪,石磨玉腹部中弹,肠子脱出,鲜血直流,她紧勒腰带,咬紧牙关继续划桨。突击队的船靠岸了,石磨玉却倒在了血泊之中,长眠在嘉陵江畔。

突击队登岸后,全歼守敌一个营。渡江部队另外两个连也从杜家场、孙家仑等处胜利抢上对岸,向敌人左翼杜里坝迂回,占领敌人一个营的沿江防区,紧接着攻克了赵家山、杨家坝。29日拂晓,红三十军八十八师第二梯队两个团分两路攻击东青场:一路从赵家山出击,经高城山攻盘龙庙,击毙敌团长陈宗朴,攻克盘龙庙和鸣羊寺;另一路从杨家坝出兵,经岗柱背猛攻东青场。守敌不支,向阆中思依方向败退。

塔山湾主渡口强渡成功后,红军随即在苍溪县附近的谢家坡、临江坡架设了竹筏便桥,大队人马通过竹筏便桥顺利渡过嘉陵江,踏上长征路。  1935年3月29日清晨,红三十一军一部在苍溪以北的鸳溪口强渡成功,随后与塔山湾渡口过江的红三十军主力一道,向敌人的险要阵地火烧寺(今剑阁鹤龄)发起进攻。同时,左路红九军主力在苍溪涧溪口顺利渡过嘉陵江,并于1935年3月31日攻克阆中,守敌弃城败走盐亭。

红军除在主渡口强渡外,还在其它渡口实施了多路突破。由陈昌浩指挥的红四军和三十三军也很快从苍溪渡过嘉陵江,主力向梓潼方向发展。驻广元江东沿线的红军,乘三路红军渡江之际,也立即在嘉陵江北起红岩寺、南至青牛庙,共100余里长的几个沿江渡口过江,驻青牛庙邢家店红九十三师二六七团三营八连和一个工兵连,乘坐西岸三个船工开过来的“燕尾船”(又名“大河船”)渡过嘉陵江。猫儿跳背后傲盘观的红九十三师二七四团和二七九团,用事先隐蔽在野鸡壕里的小船、拌桶、竹筏、木板、纤绳,连夜在王爷庙的河湾至对岸熊家坝之间架起一座浮桥,随后络绎不绝地疾驰过江。驻旺苍坝、永宁铺、元坝子、石板等地的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供给部,红三十一军军部、医院、妇女独立团、儿童团,抬着伤员的担架队,驮着辎重的马匹等,也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这里,浩浩荡荡地跨过嘉陵江,踏上长征路。

【编辑:孟小溪】

免费推广:

相关报道: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人参与)

推荐资讯

>> 更多

焦点新闻

>> 更多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