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梓潼金龙场折席—巧手织竹席 一生一嗜好_四川信息港 - 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

四川信息港

登录 | 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订阅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梓潼金龙场折席—巧手织竹席 一生一嗜好

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梓潼金龙场折席—巧手织竹席 一生一嗜好

2016-07-26 07:49 来源:绵阳日报 www.y9s.com 打印本页 关闭


罗周耀正在编织竹席
 
选竹、破皮、碾竹……编一张折席,程序繁多、工艺特别讲究。上世纪80年代以前,折席一直是梓潼县金龙场乡金龙村群众增加家庭收入的主要渠道,但随着机械化产品的市场冲击,从业者老化及后继乏人,导致这门手艺到了濒危失传的地步。近日,记者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金龙场折席制作技艺进行了走访。

□ 实习记者 李锦辉 文/图

技艺传承百余年

梓潼盛产竹类,农家院落、房前屋后,无不修篁万竿,碧绿遍野。从古至今,竹制品很多,其中尤以金龙场的折席最为有名。

金龙场折席问世于清朝道光年间,采用青蔑和黄蔑编织而成,俗称“青黄折席”。此种折席具有轻柔、凉爽、美观的特点。其图案花纹编织讲究,布局得体,铺上床与被盖、枕巾相映衬,显得格外典雅。

记者在梓潼县金龙场乡金龙村看到,传承人罗周耀正坐在自家院子里用羽刀将一根根竹子劈开,用羽夹清捋竹竿面的叶子和杂物。年近九旬的罗周耀说,“我年龄大了,眼睛也不好使,特别希望将这门技艺传授给年轻人,要不然,这门技艺在我手上就要失传了。”
  
严丝合缝夺天工

选竹、破皮、碾竹……编一张折席,程序、工艺特别讲究,罗周耀说,自己当初跟着师傅整整学了一年多。他的手整个冬天都是皴裂的,手上会划出很多的小口子,要让每根竹条都均匀、整齐而不划伤手指,绝非易事。

据了解,编织一张折席,特别花费心力,从配竹、打格、送篾、压格,一根根细薄、柔软的竹条依次嵌入席面。一张1.8×2.0米的竹席,一位技术娴熟的手工艺人,需花5-7天时间,平均需要70根竹子,罗周耀打开他编好的两张竹席介绍说,编席一般是先纵向铺好,然后挑二压二从席子的中心对角线开始以次横向编织,两边依次递减形成直角三角形。待半个席子编好后再用同样的方法,编织另外那一半,最后收角、压边,一张席子就算完成了。“整张席子编好后,要给四周边沿洒水,让它潮湿柔韧,这样,卷起或者摊开时候就不容易折断。”罗周耀说。

说到编席的技巧,罗周耀摇摇头:“哪有什么窍门儿,质量好的席子应该颜色鲜亮,竹条粗细均匀,编压紧密不露空隙,席面光滑而平整。”

后继乏人盼传承

“我编竹席好几十年了,一直没丢下!”罗周耀说,金龙场折席已有近百年历史,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编竹席,“这个手艺传了好几代人了,竹席买卖也曾经是大家的主要经济来源。”他用羽刀劈着一根根如丝般的篾条,朝着地上的一张竹席噜噜嘴又说:“这床一米八的上等青竹折席,一个人从头到尾要忙活七天才能编完,现在买的人没那么多了。”

“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像我们这样还在坚持的老人,不多了!说不定再过些年,等我也编不动了,这门手艺怕是要失传了!”谈起技艺传承,罗周耀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年轻人谁愿意学这个呀?在外面的工厂一天都挣一两百元。”他说,自己带过几个徒弟,后来都改行了,和他年龄相仿的几个老编席匠有的已经不在了,有的不再编席了。

随着机械化生产的藤席、竹丝席等替代品的市场冲击,手工竹席效率低、成本高的劣势显现,加上年轻人外出打工、从业者老化导致好手艺失传,并缺乏创新和市场包装,产量锐减,市场急剧缩小。

年近九旬的罗周耀,背已经有些驼了,但讲起编席的事儿,他还是有说不完的话。打起席子来,那劳动的快乐和喜形于色的成就感,无不从指间和心间涌出!他说只要还有人在用竹席,他就会一直编下去,农忙埋头干活儿,农闲编席子,劳动着快乐着。

【编辑:孟小溪】

免费推广:

相关报道: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人参与)

推荐资讯

>> 更多

焦点新闻

>> 更多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