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

四川信息港

登录 | 注册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订阅

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老君山:清代最大的“军工厂”

老君山:清代最大的“军工厂”

2016-07-23 06:25 来源:华西都市报 www.y9s.com 打印本页 关闭


江油老君山:明清时期,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火药原料生产基地。

当年储存火药的天雨洞

●公元1771年(清乾隆三十六年)前后,大小金川第二次战役进入最惨烈的阶段,为攻克土司修筑的一座座高大坚实防御石碉,清军虽有广泛配备的九节炮、冲天炮和威远炮,火药却消耗殆尽。

●这年夏,乾隆皇帝严令从各地大量征调火药供应金川前线。“本省旧有产硝之江油、太平二厂。”这是四川布政使李本接旨后迅速对朝廷的回复,其意既禀报四川火药生产情况,也奏明四川火药生产有历史有规模,保证供应。

●江油的硝石,产自重华镇老君山。明清时期,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火药原料生产基地。
探秘老君山

从十八世纪初叶起,广东、福建、陕西、江西等多省会馆,在重华古镇的火炮街上很快建成。当时,川内农民起义、民族纷争此起彼伏,国家的边疆也不安宁。庭院深深的会馆里,忙碌着众多身份特殊的商人的身影。他们来此的目的无一例外,为了火药!老君山悬崖峭壁上众多的神奇硝洞,蕴藏着数量巨大的克敌制胜的战争利器。

古代配制火药的三大原料为一硝二磺三木炭,其中硫磺与木炭随处可见,唯有硝最难找。我从藏王寨老君山风景区攀上老君山腰,一探那深不可测的硝洞的秘密。

被当地人称天雨洞的硝洞,正是古人采硝开凿的隧道,洞内漆黑一片,最窄处仅容单人爬行而过,宽敞处则如数十平方米的房间。隧道两旁,不时可看到一些或自然、或人工开凿的坑洞。洞内依石就势凿就的石梯,就像被人精心打磨过一样,这是采硝者千百年来用脚一步步磨出来的。隧道内沿途的崖石上,布满了白色的冰渣状物,用舌头轻舔,其味凉。陪同的当地人介绍道:“这就是天然硝矿,其含硝量非常高。”

继续往前走,排列着像炒菜铁锅一般的泥坑,蜿蜒着像屋檐下排水沟般宽窄的小水渠,这是古人熬硝的硝池、灶台和水槽。再细看四周,依稀可见散落的瓷片、大量熬硝后的废弃泥土及照明燃烧后的灰渣。

天雨洞在老君山众多硝洞中不算大。海拔1800多米高的朝阳洞,是老君山上产硝量最大、历史最久远的一个山洞,面积45万平方米,海拔高达1900米。它位于老君山主峰下的一悬崖峭壁处,人要到达洞口,须垂绳梯下行至一缓坡边缘方可到达,其险要程度令人触目惊心。

据文物专家测算,在深达7.5公里、有10多处硝池的朝阳洞里,每天至少有上万人参与硝的提炼、运输等工作。在朝阳洞遗留的文物中,大量瓷片上的纹饰显示,它们自明代一直延续到清代。
清代最大军工厂

远在汉代的《神农本草经》中,便有“消石出陇道”的说法(“消石”即硝石),而重华镇就在古代的川陇道旁。

清乾隆年间朱帘编纂的《梓潼县志》有更确切的记载:“老君山朝阳洞,县西二百四十里……洞高八丈宽六丈深十五里,产硝。乾隆二十年开采,归江邑就近汇办。梓邑于重华场隘口安设兵役巡查。”由此可知,在清代进行的大小金川战役期间,这里更是重兵严防,地方一把手负总责。偏僻的重华镇,弥漫着看不见的硝烟,暗藏着不可告人的军机。

在清代,热兵器已逐渐扮演重要角色。特别是大小金川“万山丛矗,中绕汹溪”,“各处贼碉,须炮轰击者多。”(《清高宗纯皇帝实录·卷三一七》)。因此,第二次金川之役,尽管清廷已调兵十一万多人,却仍然又征调以大炮为主要装备的火器营、善于山地作战的健锐云梯营、擅长高寒地区作战的吉森索伦兵共约六千人,赴川配合征剿。

这场长达五年的战役,清军的火药消耗达四百二十多万斤。当时清军所需的火药,基本上由此供给。巍巍老君山,真正是清政府当时的最大“军工厂”。

至清道光年间,由知府邓存咏主持编撰的《龙安府志·卷三·食货志·物产》载:“硝出江油朝阳洞、大兴洞二处,平武亦产硝,每年煎付小河营应用。”小河营,是涪江源头与藏区接壤地带的过防重镇。由此可见,及至近代,重华镇老君山仍产硝不断。

由于老君山硝矿是清廷在全国的主要火药原料生产基地之一,因此清代在平定葛尔丹、川陕白莲教、贵州苗民、张格尔等战争中,也有可能使用这里生产的硝料。

徜徉火炮街

重华于清雍正八年(1730年)设置场镇,其名取自于境内唐代的重华堰。它曾是江油、梓潼、剑阁三县交汇之地,早年被老百姓称为“一脚踏三县”,素有“旱码头”之称。

重华古镇至今仍存的火炮街,是镇上保存得为数不多的老街之一。当地人所说的“火炮”,是指烟花爆竹。其街名始于何时,没有人说得清楚。因为火药自道家在炼丹过程中发现以来至清代以前,并没有大量应用到军事上,更多是应用于民间的烟花爆竹。近水楼台的重华先民,跟火药打交道历史相当久远,因此,这条专门从事火药买卖及火炮生产的街道,其历史一定是悠久的。

从前,这条街上住着16户专门制作火炮的人家,根据他们的姓氏,人们分别称为火炮申、火炮韩、火炮罗、火炮王、火炮李……后来发展成30多个世代相传的火炮世家。这些火炮制作世家的最大特点,是他们从采炼硝石、制造火药到做成“火炮”,从头到尾都由自己完成。按照镇上人的说法,自明清以来,这条街上专门从事生产和销售火药、火炮的商家多达三四百家。而来自广东、福建、陕西、江西等地的军火商为收购、贩运火药而建立起来的会馆群,则使火炮街的繁荣兴旺达到极致。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街上还有人家靠自制火药、做火炮为生。

如今,徜徉在火炮街上,已感受不到当年的火药味了。惟有一家专营烟花爆竹的店铺,艰难地传承火炮街的香火。

火药作为我国“四大发明”之一的事实,在欧洲却未得到公认。究其原因,除了一些欧洲人的西方文化中心论意识作梗外,还因我们长期以来只能出示古书上记载的只言片语,一直拿不出有力的实物佐证。重华老君山硝洞群隐藏深山数百年,却以活生生的历史场景,为中国是火药的发明国的论断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马恒健 文/图

【编辑:郭东】

免费推广:

相关报道: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共0人参与)

推荐资讯

>> 更多

焦点新闻

>> 更多

热点聚焦